Skip to main content
For Latest Updates and New Novels visit : SMNOVELS.COM , JRNOVELS.COM

Novel: Who are you My Husband (Chapter 21-30) (Chinese Language)

Chapter: 21

这件事陆尘其实能轻易摆平,但听到张三元要打断他手时,他改变了主意,让别人来处理。

  因为对付有些人有些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的同类出面,才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陆尘不是给陆忠打电话,而是给沙区地下势力的老大平头哥打。

  平头哥叫宋海,他下面还有两个兄弟,一个叫史进,一个叫林通,三人号称水浒三杰,是沙区这一带地下势力的掌控者。

  当然,他们也只是陆忠这些年在渝州暗中培养的灰色势力之一。

  陆尘觉得让他们来对付张三元这种人最好不过了。

  “很好,既然你叫了人,那张某就与你好好玩玩。”见陆尘叫人,张三元反而不急了。

  刚好今天店里也有好多势力不在他之下的人物,也好让他们知道他张三元在渝州沙区还是有点势力的。

  至于陆尘叫的人,他甚至都懒得去想,因为他相信,陆尘叫来的不管是何人,都得给他背后大哥几分面子。

  甚至搞不好,都还是跟着他背后大哥混的呢。

  陆尘笑了笑,不在多说,干脆走到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宋海说他最多十分钟就能赶到,到是要不了多久。

  “年轻人,刚则易折,你之前要是将杯子卖给我就完事了,不过现在就算你要卖给我我也不要了,因为你太不识抬举了,我再向你买,那就是不给张老板面子了。”于正涛摇了摇头,也走到一边坐了下来,他到要看看陆尘一会怎么收场。

  最关键的是,这个杯子他誓在必得,到时候最多再多花点钱,他相信张三元肯定也会卖给他的。

  其他人也都摇头戏笑,不过到是没有人再多说什么。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古玩店外准时赶来了两辆轿车,很快就从车上下来七八个大汉。

  当先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青年留着一个短寸平头,脸上还有一道伤疤,显得有些狰狞。

  他的左右两边分别是两个一脸凶相的大汉,年龄与他相差不大。

Read More novels at : www.mynovel.online

  “宋大哥,史二哥,林三哥,你们怎么来了?”看到当先三人,张三元心神一颤,第一时间迎了出去。

  他压根就没想到陆尘叫来的人竟然是沙区地下势力的龙头老大水浒三杰。

  三人理都没有理他,而是目光看向店里称坐在椅子上抽烟的陆尘,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其他人第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陆尘叫的人会是水浒三杰,他们都以为水浒三杰是张三元请来帮忙镇场子的。

  但是看到三人竟然不甩张三元径直走向陆尘,心里都开始怀疑起来。

  “陆少。”

  “陆少。”

  “陆少。”

  水浒三杰快速走到陆尘面前,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都一脸恭敬的向陆尘行礼。

  陆,陆少?

  渝州什么时候有这号人物了?

  姓陆的富人就首富陆忠一个,没听说过他有儿子啊?

  众人看了看水浒三杰,又看向陆尘,一时间有些懵圈。

  而张三元则是大脑一声轰鸣。

  他背后的靠山正是水浒三杰,没想到他背后的靠山在这青年面前都跟孙子似的,他竟然敢招惹这样的存在,简直就是找死啊。

  陆尘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一脸惨白的张三元,淡淡的说道:“他说要打断我的手,还要让我去坐牢,这让我挺不爽,该怎么处置,你们心里应该清楚。”

  陆尘说着便拿着杯子走出了古玩店。

  他不想留下来浪费时间,他相信如果水浒三杰不傻,就知道该怎么去做。

  见陆尘径直离开,水浒三杰脸色均是一变,陆尘没有发火,但他们能感受到陆尘心里的怒气。

  这可是真正的少爷啊,他们背后的靠山陆忠都只是人家的管家而已,少爷心里有了怒气,他们当然要义不容辞的为少爷找回场子。

  “你竟然要打断陆少的手?”陆尘离开后,宋海顿时就一脸阴沉的看向了张三元。

  “宋,宋大哥,他到底是谁啊?”张三元虽然心里有些发慌,但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陆少的身份又岂是你这种小角色能打听的?你只要知道在渝州,没有几个人招惹得起他就是了。”老三林通冷哼道。

  “三弟,别和他废话了,陆少已经发怒了,千万不要让陆少知道这混蛋是跟着我们混的,否则我们也没有好日子过。”老二史进说道。

  “二哥说的有理,对了大哥,你知道陆少什么意思吗?”老三林通点了点头,看向老大宋海。

  “真是猪脑袋,这混账东西竟然想打断陆少的手,陆少都提出来了,那肯定也是要我们打断他的手了。”宋海沉声说道。

  “呵呵,大哥就是大哥,脑子灵活。”林通呵呵一笑,转身看向身后一个混混。

  “给我砸断这混账东西的一条手臂。”

  那个混混应了声,拿着钢管就向张三元走了过去。

  “三位大哥……”张三元脸色惨白,心里后悔到了极点。

  但他话还没说完,就发出一声沉闷的痛哼声,那混混手中的钢管已经狠狠的砸在了他的手臂之上。

  “没有直接将你这条手臂砍下来,我已经很够意思了。”看了看捂住手臂痛的脸上肌肉都在抽蓄的张三元,宋海冷漠的说道。

  “多谢三位大哥手下留情,还请三位大哥看在小弟这些年忠心的份上,告诉我陆少到底是谁。”张三元心里显然还是有些不服,对方一句话,水浒三杰就直接打断了他的手臂,他心里有些不甘。

  还有那古代文物杯子也被陆尘拿走了,他更是郁闷的不行。

  “知道的越多,对你根本没有任何好处,你好自为之吧。”宋海摇了摇头,带着众人离开了古玩店。

  这让张三元心里更是产生了一股怨毒。

  “于教授,现在那小子已经将那杯子拿走了,你我想要从他手里拿回那杯子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你能告诉我那杯子到底是什么文物吗?”张三元忍着痛看向于正涛,就是因为那个杯子,他今天才遭了这一劫,如果不知道那杯子到底是何物,他心里更是不甘心。

  于正涛看了看张三元无力垂下的左臂,叹了口气道:“那是宋代时期真正的夜光杯,价值至少五百万以上,只要用红酒浸泡几分钟,便能显示出它的真实面貌来。”

  真正的夜光杯!

  众人心里无不吸了口气。

  两千块钱就卖了一只宋代时期真正的夜光杯,众人心里稀嘘的同时,也感叹张三元真是够倒霉催的。

  张三元则是郁闷的一口老血直接喷了出来。

  “我不管你是谁,敢吃了我的夜光杯,我就要让你连骨头都吐出来!”

  张三元吐血的同时,眼中闪过一抹狠辣。

  而此时王雪家里,林怡佳看向林怡筠问道:“姐,姐夫今年也不来给老爸过生日了吗?”

  林怡筠有些担心陆尘,还没反应过来,就听母亲王雪冷声道:“那废物不来正好,免得看到他就心烦。”

  “妈,陆尘他要来的,只是去买礼物去了。”林怡筠苦笑道。

  前两年陆尘创业失败后,母亲对陆尘就有很大成见了,对此,林怡筠也已经习惯了。

  “他一个靠女人养的穷鬼,能买得起什么礼物,别拿出来丢人现眼才好。”王雪有些不屑的说道。www.

  “就是,姐夫能送得起的礼物,最多也就几百块顶天了,哪像我们家胡宏啊,直接送给老爸一件唐朝时期的古玩呢。”林怡佳得意的说道,因为上次胡宏帮了她母亲拿下君悦集团那单业务,她已经正式与胡宏交往了。

  “其实,我那件古玩也只是三十多万而已,不值一提的。”旁边的胡宏一脸显摆的笑道。

  林怡筠原本还想说陆尘送的也是一件价值十五万的古玩,但听到胡宏的话后,她就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便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林怡佳起身去开门,正是陆尘。

Chapter: 22

“姐夫,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可能是因为上次贪了陆尘的至尊卡,有些心虚,林怡佳表面上对陆尘还是挺友善的。

  还别说,那张至尊卡是真的爽,这两天她和她母亲在新天泽大厦狂购了好多女人奢侈品,现在是真的不想还陆尘了。

  “怎么会呢。”陆尘微微笑道。

  见陆尘没事,林怡筠也放心了,但想着母亲对陆尘的不待见,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虽然对陆尘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埋怨,但心底还是不希望陆尘一直被自己娘家人所瞧不起。

  “爸爸,来坐我这里。”琪琪冲陆尘喊道。

  “好的。”陆尘微微笑着便走到琪琪身边坐了下来。

  “这就是你给你爸买的生日礼物?”王雪看了眼陆尘手里的小蓝袋子问道。

  “嗯,一点心意,爸还没下班吧。”陆尘点了点头,便将袋子放在茶几上。

  因为袋子是蓝色的,几人都看不清楚里面是什么东西,但看到那精品店常用的小袋子,王雪几人顿时就没有要打开看看的兴趣了。

  林怡筠见母亲眼中闪过的鄙夷之色,不想她说什么难听的话,便主动岔开话题道:“妈,我昨天提升为销售部主管了。”

  “真的吗,那工资肯定翻了不少了吧。你们那个公司几乎垄断了渝州防盗系统设备,未来前途无量啊。”王雪闻言高兴的说道,女儿有成就,就算嫁了出去,作为母亲的,当然也会由衷替她感到高兴。

  “底薪涨到了六千,提成比普通业务员多两成,而且对于自己带的业务员,他们业绩还能抽0.5成。”林怡筠点头道。

  “呀,姐,你真厉害,才去那个公司一年就提升主管了,看来你们老总真是慧眼识英才啊。”林怡佳也夸道。

  “姐有什么本事你还不知道吗,这只是运气好而已。”林怡筠笑道,她说的是实话,要不是有个神秘人暗中帮她拿下了绿城房产那个项目,她根本没有资格提升为主管。

  “怡筠,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了。对了,你现在升为了主管,经济收入又高了不少,以后要管好自己的银行卡,不要把钱随便花在某些废物的身上。”王雪若有所指的看了眼陆尘说道。

  “妈,陆尘有自己的工作的。”林怡筠有些尴尬,她当然听得出来她母亲的意思,就是嫌弃陆尘没有去上班,吃她的用她的。

  “对了,姐,听说你们公司被人收购了,是新股东提升你为主管的吧。”林怡佳突然说道。

  “新股东是谁除了夏总,公司里好像还没有人知道,就算他今天开了个管理大会,但也是戴着墨镜和帽子,根本不知道他是谁。”林怡筠摇了摇头,想到新股东搞的神神秘秘的样子,心里也有些好笑。

  不过她心里也有些好奇,新股东当真像他说的那样长的很土吗?

  “既然提升了主管,以后就努力工作吧,家里的事就交给陆尘,趁新股上任,好好表现自己。”王雪叮嘱道。

Read More novels at : www.mynovel.online

  “嗯,我知道的。对了,我这次能提升为主管,主要还是因为我拿下了我们总监都没有拿下的绿城房产那个项目。其实我也被绿城房产的项目经理刁难了两天,在我都要放弃时,不知道是谁给他们王总打了电话,然后他们王总就指定要将这单业务给我。我也不认识什么大人物,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帮我。”林怡筠点了点头,说出了心里的疑惑。www.

  其实她还有些担心,对方无故帮她,万一对方以后找到她对她提出什么不合理的要求时,她都不知道怎么应对。

  “姐,不会是哪个富豪看上你了吧,你虽然已经结婚了,但毕竟当年也是我们渝大第一校花呢。”林怡佳开玩笑道。

  “你胡说什么呢?”林怡筠瞪了林怡佳一眼,虽然她也有这方面的担心,但这种话怎么能当作陆尘的面说出来。

  而且陆尘还是那种眼里揉不进砂子的小心眼。

  林怡筠下意识的看向陆尘,见陆尘若无其事的剥瓜子喂琪琪,心里也不知道陆尘是不是真的没有当回事。

  见林怡筠望过来,陆尘抬头对她笑了笑,在背后帮林怡筠的人就是他自己,他当然不把林怡佳的话当回事。

  到是王雪听到小女儿的话,下意识的看了陆尘一眼后,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当年大女儿执意要嫁给陆尘这废物时她就极力阻止了,现在如果真有富豪看上大女儿,她不介意劝他们离婚。

  一方面是为了女儿好,另一方面,女儿能嫁入豪门,她们一家脸上也有光啊。

  “我只是开个玩笑,姐不要当真了。”林怡佳呵呵笑道。

  “对了,胡宏,前两天我和你提过这事,是不是你在暗中帮我姐的哦?”林怡佳突然转向旁边的胡宏问道。

  “啊?我,我只是随便和我爸提了下,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亲自找绿城王总帮了怡筠姐的,我晚上回去问问他。”胡宏先是一愣,然后说道。

  “不用问了,上次也是你爸出面求情,君悦集团才把那单业务给我妈的,这次肯定也是你爸找的王总了,没想到你爸的人脉关系真的好广。”林怡佳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还真不是我吹,我家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我爸结交的人脉关系还真没有几个人能比,陆首富我爸都请他吃过饭的。”胡宏大言不惭的吹虚道。

  其实他家公司规模还不足一亿,他爸连单独见陆忠的资格都没有。

  “以后我们家就要仰仗你了,你也要多向你爸学习。”王雪虽然摆出了一副长辈的样子,但心里却是为小女儿能找到胡宏这样的郎君而兴奋。

  “王姨说的是,我一定会努力学习,争取以后接手我爸时,能将我家公司发展成一流大公司。”胡宏谦虚的说道。

  “真的是你爸帮的我吗?”林怡筠激动的看向胡宏,如果真是胡宏的爸帮的忙,那她就放心了。

  “怡筠,你就不要追问了,除了胡宏的爸,还有谁会帮你,上次君悦集团那单业务也是他爸帮的我呢,你就好好感谢下胡宏吧。”王雪说着又看向陆尘。

  “还有陆尘,胡宏帮了怡筠这么大的忙,你也赶快向胡宏道声谢吧。”王雪又说道。

  陆尘放下手里的瓜子,终于抬起头来看向王雪:“他还没资格让我道谢。”

  之前胡宏眛着良心贪了君悦集团那一功时,陆尘就有些不爽了。

  现在这小子竟然还敢把功劳贪到他老婆身上来,这就不是他能忍的了。

Chapter: 23

“你说什么?胡宏先是帮了我,现在又帮了怡筠,你竟然说他没有资格让你道谢?”王雪没想到陆尘竟然敢与她顶嘴,顿时就怒了。

  陆尘神情淡然,转向胡宏,沉声问道:“你敢打电话问你爸,是他向陆忠求情后我妈才拿那君悦集团的那单业务?是他给绿城的王总打电话让他把绿城的那单业务给我老婆的?”

  “我……”面对陆尘的质疑,胡宏顿时就有些慌,他爸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啊。

  别说首富陆忠了,就算是绿城的王总,都根本不是他爸那个级别的人能接触得到的,这两件事根本就与他老爸无关。

  “姐夫,你什么意思?你自己废物,还不允许别人有本事了吗?不是胡宏老爸帮的忙,难道还是你?”见陆尘质疑自己男朋友,林怡佳顿时就不干了。

  “是不是我帮的忙不重要,关键是这小子敢不敢当面打话问他老爸。或者你们也可以打电话问陆忠和王奎,他们两个电话我都有,要不要我给你们?”陆尘冷笑道。

  “打就打,到时候被打脸,可别怪我这个小姨子不给你面子。”林怡佳也冷笑道。

  陆尘戏谑一笑,心说随时欢迎你来打我脸。

  “阿红,现在就给你爸打电话,让某些人知道你们家的厉害。”林怡佳催促道。

  林怡筠与王雪也看着胡宏。

  胡宏有些犹豫,心里很虚。

  但想着自己与老爸的默契,他决定冒一次险,要不这事一败露,他不但会丢尽脸面,与林怡佳也基本没有可能了。

  这样想着,胡宏毅然拿出电话给他老爸打了过去。

  “爸,上次我请你出面向陆首富说情帮雪姨的事,还有找王总说动让他把绿城那单业务给怡佳姐姐怡筠的事怡佳的姐夫不相信,非要让我打电话问你是不是真的,你再帮我下,告诉他真相吧。”胡宏心思极速转动,想着说辞道。

  他相当聪明,以他对他老爸的了解,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相信他老爸肯定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儿子,老爸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做人要低调,做了好事不要张扬,你还是太年轻了啊。别人信不信有什么关系?你爱林怡佳,默默为她做事就行了,说出来就让人家笑话你了是不是。好了,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相不相信都不重要,做好你自己就行。先不和你说了,为了帮你怡筠姐,我还要去请人家绿城王总吃饭呢,挂了。”胡宏的老爸说着就挂了电话。

  胡宏是开着免提的,他老爸的话屋里所有人都听得明明白白。

  现在除了陆尘,所有人都不再怀疑,而且心里还暗暗叹服胡宏老爸真会为人处事,不愧是大公司的老总啊。

  “姐夫,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林怡佳趾高气昂的看着陆尘问道。

  “姐夫,对于这个答案,希望你还满意。”胡宏也戏谑的看着陆尘,一脸的挑衅。

Read More novels at : www.mynovel.online

  陆尘没有理林怡佳,他看着胡宏,胡宏父子的无耻,简直刷新了他的三观。

  “你们父子很好,非常好!”陆尘眼睛微眯,笑道,“你家是开超市的吧,希望你们父子不要为今天的无耻后悔就好。”

  “姐夫,我家是开超市的不假,你不会因为我爸帮了怡筠姐,你就要去我家超市诈骗吧?”胡宏故意瞪大眼睛,一副吃惊的看着陆尘。

  诈骗?

  陆尘心里冷笑,不再说什么。

  “真是烂泥扶不上墙。”王雪鄙夷的摇了摇头说道。

  林怡筠看了看陆尘,心里也是相当恼火,但她不想在娘家说陆尘什么,只是长长叹了口气,对胡宏说道:“胡宏,对不起,我替陆尘的莽撞给你道歉,也感谢你爸之前帮了我。”

  “怡筠姐,你这话就有些严肃了,其实我也没打算把这件事说出来的,只是姐夫实在有些逼人太堪,我只得给我爸电话还我清白了。”胡宏一副承受不起的样子说道。

  林怡筠根本没有看出胡宏的虚伪,相反,更是觉得自己老公与这准妹夫一比,差距顿时就显现出来了。

  真是没法比啊。

  “陆尘,你现在还觉得胡宏没有资格让你道歉吗?”王雪再次问道。

  陆尘心里有些恼怒,但他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

  他原本有多种方式证明胡宏父子的无耻,但看到王雪与林怡佳对他的态度,他改变了想法。

  既然她们很享受这种受骗的感觉,那就让她们受着就是了。

  今天之后,他也不打算再来林家遭受白眼。

  至于自己老婆,他会找个机会告诉她真相,至于她相不相信,那就看她自己了。

  晚上六点时,林大海终于下班回来,林怡筠姐妹就端出炒好的菜准备开饭。

  “伯父,生日快乐,这是我在古玩市场淘到的唐朝时期的花瓶。”开饭前,胡宏就迫不及待送上了他的礼物。

  林大海接过花瓶看了几眼,不管是花纹和做功都相当精细,但他一眼就看出了这根本不是唐朝时期的花瓶,而是近代工业仿制品。

  不过就算是仿制品,他知道这种花瓶估计也要一二十万才买得到,不由点头说道:“小胡你有心了,怡佳,先把花瓶拿下去吧,爸很喜欢。”

  得到林大海的赞赏,林怡佳和胡宏都有些激动。

  “姐夫,你不是说也给伯父买了礼物的吗,也拿出来大家看看啊。”胡宏看向陆尘,挑衅的笑道。

  刚要去摆放花瓶的林怡佳也停了下来,准备先看看陆尘会送什么礼。

  陆尘从袋子里拿出那个杯子,起身递到林大海面前:“爸,生日快乐。这是南宋时期的夜光杯,最适合饮用葡萄酒,希望您喜欢。”

  “天啊,你这个破杯子是夜光杯?姐夫,你当我们三岁小孩吗?”见陆尘拿出一个毫不起眼的土杯子,林怡佳忍不住就嘲笑起来。

  胡宏也是一脸的戏谑,尤其听到陆尘说这是南宋时期的夜光杯时,他更是差点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林怡筠有些尴尬,很想解释说这杯子就算不是夜光杯,于正涛教授也出十五万买呢。

  而与几人的嘲讽不同,林大海盯着面前的杯子,眼睛里却是突然闪过了一抹激动。

  这激动让他第一时间都没有伸手接过陆尘手里的杯子。

  但就在他回过神来刚要接过杯子时,王雪却是先于他动手了。

  “陆尘,你真是够了。之前冤枉胡宏不说,现在更是拿出一个破土杯来冒充夜光杯,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www.

  你穷我忍了,只要怡筠喜欢你,我也懒得多说了,但你人品恶劣到如此程度,老娘就忍受不了了,拿着你这破玩意滚吧,从此再别来老娘家里丢人现眼!”

  王雪怒喝着一巴掌拍在陆尘手里的杯子上,杯子顺势掉到地上,哐当一声就碎了。

Chapter: 24

陆尘那是个气啊。

  这可是真正的夜光杯,而且还是南宋时期的夜光杯。

  王雪竟然一下子给他打碎了,还说他人品恶劣,以次充好。

  看着地板上破碎的夜光杯,他深深吸了口气,极力压制着心里的怒气。

  林大海也怒了。

  他本就是一考古学者,虽然没有于正涛那么出名,但分辨古玩真假的能力还是有的。

  当陆尘刚拿出夜光杯时,再结合之前于正涛给他打电话说了今天一青年在古玩店2000块买走了一个价值至少500万的南宋夜光杯消息,他就知道那个青年就是陆尘了,而这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土杯子,也正是那个夜光杯。

  他只是迟疑了几秒钟的时间,没想到就被自己老婆给打碎了。

  他气的想吐血。

  “爸,您是考古学者,要证明这个杯子是不是南宋时期的夜光杯应该很简单的,我有没有骗你,你验证一下就知道了。至于妈说以后再也不让我来你们家了,对此,我也正有此意,告辞。”陆尘平静的说着,抱起一脸无辜的琪琪,转身就走。

  林家不欢迎他,他也有不会再来的意思。

  “真是恬不知耻,这明明就是个破杯子,瞎子都看得出来,还用得着证明?一个废物而已,自己有多大本事心里没点数吗?南宋时期的夜光杯至少都得好几百万才买得到,他自己都还欠了一大屁股债,还买南宋时期的夜光杯,真当我们是傻子?”王雪看着陆尘的背影讽刺着,直到陆尘出了门,才转向一脸尴尬的林怡筠。

  “怡筠,之前不知道他人品如此恶劣,妈什么都没说,但现在你也看到了,这样的人你还跟着他,以后不但会害了你,还会害了琪琪,和他离婚吧,以你的条件,就算是二婚,也能找到比他强百倍的男人。”王雪有些生气的说道。

  林怡筠心里相当难受,陆尘是真的越来越让她失望了。

  这个杯子虽然于正涛教授愿意出十五万买,但怎么看也不是夜光杯啊。

  你就算要与胡宏比,也要找个说得过去的借口吧。

Read More novels at : www.mynovel.online

  十多万的东西,你非要说成是几百万的宝物,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够了!你个败家婆娘,你知道你刚刚有多愚蠢吗?”林大海实在忍受不下去了,猛的一拍桌子怒吼道。

  陆尘送的这杯子拿出去拍卖,随便都能买到五百万以上啊,就这样被自己老婆一巴掌给打碎了。

  怎么不让他愤怒。

  “你,你说什么?”王雪心神一震,豁然转身盯着林大海,脸上布满了寒霜。

  她没想到从来不与自己发火的丈夫,为了一个人品恶劣的废物女婿,竟然第一次与她发火。

  这让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你是败家婆娘,蠢货!陆尘刚刚说的就是真的,这杯子就是南宋时期的夜光杯,现在我就验证给你这个蠢货看!”

  林大海怒喝着打开红酒瓶,将一瓶红酒全部倒进一个大碗里,然后将地上的杯子碎片检起来放进红酒里浸泡。

  见林大海是认真的,王雪怒哼一声,先压制住了心里的怒气,看林大海等下怎么解释。

  林怡筠等人也好奇的盯着碗里浸泡的杯子碎片。

  两分钟过后,原本看起来很不起眼的杯子碎片竟然神奇的开始发生了变化……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秉住了呼吸。

  四分钟过后,红酒里的杯子碎片已经由原先的土灰色完全变成了翠绿色,而且在红酒颜色的称托下,绿中带点微红,更是显眼。

  “这是真的极品翡翠打造的夜光杯啊!”林怡佳忍不住惊赞道。

  其他人也都深深吸了口气。

  先不管这是不是南宋时期的夜光杯,但这打造杯子的材料是极品翡翠已经不假了。

  就算不是南宋时期的,单单些极品翡翠,也要卖上几十万的吧。

  这下所有人再不怀疑陆尘。

  “蠢货,知道你刚刚那一巴掌打掉了多少钱了吗?”林大海一脸不爽的看着王雪。

  王雪哑口无言,她现在是真的好后悔,那可是要值五百万以上的夜光杯啊,瞬间就被自己打掉了几百万,她心在滴血。

  “姐,姐夫哪里有钱买的夜光杯?这可是价值五百万的宝物啊!”林怡佳看向林怡筠,心里非常好奇。

  就算她知道陆尘认识新天泽商厦的老总,但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钱啊。

  “这夜光杯其实是两千块钱买的,当时我还说他浪费钱,没想到于正涛教授却出十五万让我们卖给他,但是被陆尘拒绝了,陆尘说这是送给爸的生日礼物,给多少钱都不卖。”林怡均说道。

  两千块买的?

  林怡佳与胡宏都瞪大了眼睛,感叹陆尘狗屎运爆棚的同时,也暗暗松了口气。

  只要陆尘不是真的拿出五百万来买的,那陆尘在他们眼中同样还是一个废物。

  “这才是我的好女婿啊!”林大海忍不住叹了口气,现如今,他也只有叹气了。

  听到老爸的叹气,林怡筠心里终于好受了些。

  而林怡佳与胡宏就有些尴尬了,心里更是对陆尘不爽。

  你说你都滚蛋了,还要抢了我们的风头,真是岂有此理。

  ……

  陆尘离开林家后,就给陆忠打了个电话。

  “忠叔,帮我查下胡军城,就是那个开超市的。嗯对,他们父子竟然冒充认识你,以此来欺骗我老婆,给我好好警告一下他们。”陆尘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没有当场揭穿胡宏,就不意味着他会忘记这件事。

  你欺骗林怡佳与王雪,他可以不去管,但欺骗到他老婆头上来了,他就不得不管了。

  这边陆尘刚挂电话没多久,正在林家大吃大喝的胡宏电话就响了起来。

  胡宏一看是自己老爸打的,就当众接了。

  而且还开了免提。

  有了之前的铺垫,胡宏感觉当众接他老爸的电话都是一种炫耀。

  “爸,什么事啊?”胡宏嚼着菜问道。

  “混账东西,你把老子给害惨了你知道吗?”胡军城愤怒的喝道。

  胡宏一下就被他老爸的喝斥的懵逼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刚刚陆首富的秘书给我电话了,说你以陆首富的名义欺骗了王雪与林怡筠,你要是不立刻向当事人道歉,并取得她们的原谅,君悦集团不但要让我们家超市破产,还要起诉我们招摇撞骗,所以,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现在,马上,给老子向王雪和林怡筠道歉,并取得她们的原谅!”胡军城继续怒喝道。

  林家一家子也都听到了胡军城愤怒的声音,一家子脸色瞬变,纷纷看向胡宏,一个个脸上都带着怒气。

Chapter: 25

尤其王雪和林怡佳,心里更是愤怒了到极点。

  没有人喜欢被人欺骗,尤其还是自己在意的人。

  “请给我一个解释!”林怡佳死死的盯着胡宏,几人中,她才是最愤怒的。

  “我……怡佳,你听我说,我是真的爱你……”胡宏讪讪的看着林怡佳,心里既是后悔,又是害怕。

  “你滚,你这个骗子的爱我承受不起,我也不可能喜欢一个骗子!”林怡佳愤怒的指着自家房门喝道。

  “怡佳,对不起……”胡宏脸色变成了猪肝色,满脸羞愧。

  “滚!”林怡佳毫不留情。

  见胡宏还站着不动,王雪直接起身将胡宏推了出去。

  然后一家人都沉默了。

  “妈,不是胡宏帮的忙,那是谁在暗中帮我们啊?”半晌林怡筠终于打破了沉默。

  王雪摇了摇头,她也搞不清楚了。

  她们不认识什么大人物,根本想不出是谁在暗地里帮了她们母女。

  “会不会是某个大人物看上了你,才暗中帮我们的?”王雪想到之前林怡佳的玩笑话,突然说道。

  “怎么可能,我和陆尘好好的,而且我也不认识什么大人物的。”林怡筠急忙摇头,不过心里也是有些怀疑了。

  “有一个人肯定知道的。”林怡佳突然说道。

  “谁?”其他在人都看向林怡佳。

  “姐夫啊,我记得那天在医院,他也暗示了不是胡宏帮妈拿下君悦集团那一单业务,只是当时我们根本不相信他。还有刚刚,他不是也信誓旦旦的说了不是胡宏帮的忙吗,而且还让胡宏打电话给他父亲对质,只是没想到他们父子都是如此虚伪无耻的人。”林怡佳解释道。

  林大海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所以保持了沉默。

  王雪和林怡筠却是点了点头,从陆尘之前的行为来看,陆尘肯定是知道是谁在暗中帮她们的了。

  “怡筠,你回去后问一下陆尘,看是谁在背后帮我们母女,得好好感谢一下人家。”王雪看向林怡筠道。

  “嗯。”林怡筠点头,不用王雪说,她回去后自然也要问陆尘的。

  吃了晚饭,林怡筠就走了,林怡筠一走,林怡佳就突然在她母亲面前说道:“妈,你说,那个帮你们的人会不会就是陆尘呢?”

  “你在想什么?他就一个当保安的,他如果有这个能耐,还去当保安吗?”王雪不屑道。

  “不是,我是说他请新天泽的老总帮忙啊,你想想啊,他与新天泽老总是朋友,人家还送了他一张至尊卡,他请人家帮个小忙,新天泽的刑总应该不会推脱吧。”林怡佳分析道。

Read More novels at : www.mynovel.online

  “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一切都等你姐问过他后再说吧,如果真是他请刑总帮的忙,我收回之前的话。”王雪犹豫了下说道。

  如果陆尘真有这层关系,她当然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处处刁难陆尘。www.

  另一边胡宏回到家后,胡军城就迫切的问道:“怎么样了,她们原谅你没有?”

  胡宏摇了摇头,一脸的沮丧。

  “她们没有原谅你你怎么还敢回来?你这个废物,是想让咱们家超市破产还要去吃牢饭吗?”胡军城勃然大怒,陆首富说出来的话从来没有人敢质疑,说了得不到人家王雪母女的原谅就要弄他们,肯定就会做到。

  胡宏打了个激灵,心里顿时就有些害怕起来。

  “爸,可是,她们不接受我的道歉,直接将我给赶出来了啊。”胡宏弱弱的说道。

  “真是个混账东西,当时人家都怀疑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死撑?如果不是你给我打那个电话,事情还有点转寰的余地,现在必须要取得王雪母女的原谅,才能保住我们家超市了!”胡军城忍不住一巴掌抽在胡宏的脸上,他是真的气啊。

  要是知道事情这么严重,他怎么会和儿子演那出戏呢。

  他现在恨不得打断胡宏腿的心都有了。

  胡宏身子一个趔趄,半边脸颊顿时就红肿起来,看来出来刚刚胡军城那一巴掌还是很用力的。

  “爸,要不先去求陆尘吧,当时就是他怀疑我的。”胡宏摸了摸脸颊突然说道。

  “陆尘是谁?”胡军城沉声问道。

  “林怡筠的老公,听说在东佳电子公司当保安,我们给他点好处,让他去劝劝他老婆,只要他老婆原谅了我们,后面再请她出面去王雪那里说说情,说不定就成了。”胡宏说道。

  胡军城沉默了下,点头道:“王雪那里,如果她死活不原谅你,我就在超市里给她腾出一个货架,专卖她们公司的药。”

  胡宏一听心里顿时就松了口气。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了解王雪的为人,为利是图,见钱眼开,只要自家超市给她一个专栏货架,他相信王雪肯定会答应的。

  “那我明天就去找陆尘。”胡宏说道。

  “嗯,这事你要是给老子办不好,老子就打断你的双腿。”王城军沉声哼道。

  ……

  林怡筠回到家,见陆尘正和琪琪一起吃晚饭,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他走到陆尘身边坐下,小声说道:“今天的事,我替我妈向你道歉,你也知道,她就是那样的脾气,我也劝不了。”

  林怡筠话虽如此说,心里也是有些无语,要不是陆尘现在一事无成,也不至于让她老妈对陆尘有这么大的偏见。

  不过陆尘今天直接被她妈赶了出来,她觉得还是有必要给陆尘道下歉。

  “没什么,刚好我也不想去她家了。”陆尘笑了笑,无所谓的说道。

  林怡筠叹了口气,她了解陆尘的脾气,经过今天这事后,她相信陆尘是真不会再去她娘家了。

  “对了,有个事情我想问你,你是怎么知道胡宏不是暗中帮我们的人的?”林怡筠问道。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陆尘抬起头看着林怡筠微笑。

  “废话,当然是要听真话了。”林怡筠翻了个白眼。

  “真话就是……”陆尘犹豫了下,见林怡筠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他最终还是说道:

  “背后帮你们的人就是我。”

Chapter: 26

听到陆尘的话,林怡筠狂翻白眼。

  “不想说就算了,你今晚继续一个人睡吧。”林怡筠觉得陆尘还在生气,所以不想说实话。

  她说着就回另一间卧室去了,她还有景龙湖别墅区的计划书要做。

  看着林怡筠的反应,陆尘耸了耸肩,心里唯有苦笑。

  为什么自己老婆就是不肯相信自己呢?

  林怡筠回到卧室,刚打开脑准备做计划书,就接到了妹妹的电话。

  “姐,你问姐夫了没有?”林怡佳问道。

  “问了,他不肯说,可能还在生气吧,我改天再问他。”林怡筠说道。

Read More novels at : www.mynovel.online

  “哦,好吧,那你问到的时候告诉我啊。”林怡佳道。

  “嗯,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要忙了。”林怡筠点头道。

  “没有了,你先忙。”林怡佳电话过来就为了这事,说着就挂了。

  林怡筠放下电话,靠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真的是陆尘吗?

  我能相信他吗?

  但如果不是他,那又会是谁呢?

  ……

  第二天,陆尘来到公司,突然见花蒲边上有个黑皮包,便捡起来向不远处巡逻的保安走去。

  “朱帅,我在那边捡到的,放到保安室去吧,看是谁丢的,到时候让他去保安室领。”陆尘将黑皮包递给叫朱帅。

  “没见我在巡逻吗?你自己不会放保安室去?”朱帅不耐的说道。

  “嗯,那你忙。”陆尘点了点头,好些天没在保安部了,他一时之间到是忘了整个保安部对他都很有成见的事了。

  “什么逼玩意,以为攀上了夏总就把自己当人物了?”看着陆尘向保安室走去的背影,朱帅冷哼道。

  “如果你也像他那样,把自己老婆送到夏总床上去,你也可以为所欲为的哦。”另一个保安嘿嘿笑道。

  陆尘闻言豁然转身,一脸冷漠的盯着朱帅两人。

  “这个谣言是谁传出来的?于海?范明?”陆尘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很多事情他可以不在乎,但事关他老婆的清溢,他就不可能当作不知道。

  前两天他就让夏军查这事了,没想到今天他还听到这种谣言,心里对夏军也有些失望。

  他今天决定亲自来查这件事情。

  “谁传的我们怎么知道,反正是听别人说的。再说了,这本就是事实,你都敢送老婆了,还不敢让别人说吗?”另一个叫于正的保安冷笑道。

  陆尘一脸阴沉的看着两人,冷漠的说道:“你们两个被开除了,要么现在告诉我是谁传的谣言,要么就回去等着警察去调查你们吧。”

  他决定走法律程序了,警方出手,他不信查不出是谁在背后造谣。

  “哟,你以为你真的能为所欲为啊?送了个老婆就能翻天了?”朱帅才不信陆尘有能力开除他们。

  要是真这样,那公司还不乱套了。

  在大义方面,他们还是相信夏总的。

  再说了,夏总在公司也只是二把手了呢。

  陆尘懒得与两个小虾米多说,转身径直向保安部走去。

  开除两个保安,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多说无益。

  “陆尘,王姐的钱包怎么在你这里?”陆尘刚来到保安部门前,于海就盯着陆尘手里的黑色皮包问道。

  “我刚在外面捡到的,如果是财务王姐的,那正好你交给她吧。”陆尘将皮包递给于海。

  于海接过皮包看了看,皱眉说道:“里面的钱呢?”

  “什么钱?”陆尘也皱眉,这皮包他捡到的时候就是空的,里面什么都没有呢。

  “我之前去取了十万块钱,全放在这皮包里了,不知道怎么搞的,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掉了。陆尘,如果那十万块钱被你拿了,还请你一定要还给王姐,王姐家里有些困难,真的还不起这十万块钱的。”

  便在这时,保安室里走出来一个中年妇女,正是公司财务王艳。

  王艳脸上很是焦急,十万块对她来说,的确不是个小数目,她也正求保安部帮她找找。

  “王姐,这钱肯定是他拿走了,要不皮包怎么会在他手里啊。”于海肯定的说道。www.

  “王姐,我没有拿钱,我捡到皮包的时候里面就是空的。”陆尘虽然不在乎十万块,但这钱就不是他拿的,他当然不会承认。

  “陆尘,你是要笑死我吗,王姐的包包在你手里,你说里面的钱不是你拿走的,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于海嘲笑道。

  “你觉得我是差十万块的人?”陆尘眼睛微眯,他算是看出来了,于海就是故意带节奏的。

  “你装什么呢?前段时间你女儿生病住了半年的院,你现在都还差别人几十万医药费,你还说你不差十万块?”于海笑的更得意了。

  “对对,王姐,我们能作证,陆尘因为他女儿生病,还经常请假,而且为了给他女儿治病,他的确借了几十万了,所以你那十万块钱肯定是被他拿走了。”

  朱帅和于正两人看着陆尘冷笑,陆尘刚刚竟然扬言要开除他们,虽然他们不怕,但有这种恶心陆尘的机会,他们当然不会放过。

  其实整件事情他们就不知道来龙去脉,只是跟着瞎起哄而已。

  “陆尘,王姐给你下跪了,请你把钱还给我吧,我真的还不起!”被于海等人如此一说,王艳也相信那十万块肯定是被陆尘拿走了,说着就真的要下跪了。

  陆尘皱了皱眉,于海却是一把扶住王艳,严肃的说道:“王姐,你这是干什么呢?他欠了那么多钱,就算你给他下跪,他也不可能把钱还你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于海说着拿出打话就要替王艳报警。

  朱帅和于正都一脸戏谑的看着陆尘。

  刚刚陆尘还说警察来威胁他们,没想到转瞬就要被警察来带走了。

  “报什么警?王艳和陆尘都来我办公室吧。”

  便在这时,一直站在众人身后的夏军突然说道。

  他刚准备出去办点事,没想到经过保安部门口时,却发现陆尘也在,便好奇的过来看看,听了一会,便听明了。

  见夏总也来了,王艳只得跟着夏军去他办公室。

  陆尘淡淡的看了于海一眼,也跟着去夏军办公室了。

  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于海皱了皱眉,返身回到了保安部休息室。

  休息室里,范明正靠在椅子上抽烟。

  “范总监,夏总将陆尘和王艳叫去他办公室了,我刚要报警,也被他阻止了。”于海看着范明说道。

Chapter: 27

“没想到这逼运气这么好,夏军出面的话,最后肯定要调监控看的,你先把监控录相给删除了,然后再找人把钱还回去吧,注意,千万不要露出任何马脚了。”范明沉默了下说道。

  这本来就是他们故意搞陆尘的,但现在夏军插手,范明不得不放弃了。

  最主要的是,他还没有攀上新股东,当然不敢和夏军对着干,夏军要保护陆尘,他也是没有办法的。

  “真他妈有点不甘心啊,这么大好的机会,说不定还能把陆尘那逼搞到局里去蹲几天的。”于海很不甘的说道。

  “嗯,看到新股东来公司时,第一时间通知我吧。”范明点了点头,为了攀上新股东那棵大树,这两天他可是下了不少功夫的,他相信新股东肯定会重用他。

  于海嗯了声,便下去安排去了。

  话说陆尘三人来到夏军办公室,王艳又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但是在夏军面前,她就没有一口咬定是陆尘拿了她钱了。

  “你说你钱包是在外面掉的,但陆尘却是在公司里发现你钱包的,这很明显钱就不是陆尘拿的了。”夏军说道。

  陆尘可是公司最大股东,打死他也不相信陆尘会贪那十万块钱。

  “公司全方位都有监控,调监控看是谁将钱包拿进公司的就知道了。”陆尘说道。

Read More novels at : www.mynovel.online

  他之前就在保安部上班,对公司监控覆盖范围还是很清楚,调监控一看什么都清楚了。

  “嗯,那就去保安部调监控看吧。”夏军点了点头。

  便在这时,有人敲门,夏军说了声进来,就见一个保安提着一个纸袋进来。

  “夏总,刚刚我巡逻时,在停车场发现了这个袋子,里面刚好有十万块钱,不知道是不是王姐丢失的那十万。”保安将纸袋放在夏军办公桌上说道。

  “是的是的,这就是我的钱,当时银行就是用这个纸袋给我包裹的。”王艳打开纸袋,激动的说道。

  “是王姐的钱就好。”保安点了点头,便退出去了。

  陆尘看着保安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下次小心点吧,你先去忙你的。”见陆尘脸色很不好看,夏军先将财务打发出去。

  “好的夏总,还有陆尘,对不起啊,刚刚差点就冤枉好人了。”王艳向陆尘道了下歉,便出去了。

  “陆少,你是不是得罪过保安部的人了?”夏军问道,这明显就是有人要嫁祸给陆尘,然后见包不住了,就主动将钱还回来了。

  “看来老虎不发威,都把我当病猫了啊。”陆尘冷笑道。

  他现在基本确定这件事和于海有关,但与范明有没有关系,就不太清楚了。

  他根本没有将范明于海之辈当成对手,没想到他们竟然还如此不知死活,既然如此,那就必须要给他们一点教训了。

  “陆少,你打算怎么处理,要不要把他们交给警察?”夏军猜到陆尘应该已经知道是谁要陷害他了。

  “要不我们先去调监控看下,然后把监控录相交给警察?”夏军又问道。

  “监控录相肯定是调不到了,既然是他们做的,肯定已经删除了,甚至他们今天就特意把某些关键监控给关了的。

  这件事先缓缓,你现在就给我把朱帅和于正两个保安开除了,理由就是他们造谣中伤我老婆,然后让警察来调查他们,看是谁传的谣言。”

  陆尘准备先把造谣中伤他老婆的幕后黑手查出来,在这件事面前,污陷他的事都不叫事。

  夏军一震,这件事他也在查,陆尘这是对他的办事效率不满意了啊。

  “陆少,我觉得先让警察来查他们,最后真相大白时再开除他们更有说服力。”夏军急忙说道。

  “可以,你现在就先把这件事给办了,如果你在局子那边没有关系,我让人出面。”陆尘说道。

  “好的,我现在就通知警察,我和局长有些关系,这点事他应该会帮我督促着先调查的。”夏军说着便给他的关系打电话了。

  这件事他本来是想低调处理的,但现在看来,他是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了。

  ……

  “我操,陆尘那逼还在夏总办公室里,夏总这样明目张胆的和他做这种PY交易,就一点都不怕造成更大的负面影响吗?”于正和朱帅巡逻办公楼,远远的看到陆尘和夏军还在办公室里谈事情的样子,于正嘀咕道。

  “哼,这件事等捅到新股东那里去时,那就好玩了,听说新股东要重新整顿一下公司的风气,他们这是不把新股东放在眼里啊。”朱帅冷笑道。

  “不过话说回来,陆尘他妈也是够狠的,为了攀上夏总,竟然不惜把老婆都送出去,这样的人,以后最好不要惹他的好,把他惹急了,他还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于正说道。

  “嗯,那逼也不知道在哪里练过,就连队长都不敢把他得罪死了。”朱帅点了点头,想到陆尘轻轻松松就把打架比他们还厉害的徐经给放翻的事,他们还是有些忌惮陆尘的。

  “走吧,他们好像要出来了。”便在这时,夏军办公室门打开,两个警员就和他们一起走了出来。

  “你们两个就叫朱帅和于正吧。”两人还没走开,两个警员就来到了他们身边。

  两人点头,目光看到陆尘时,心里不由一震,没想到陆尘竟然真的叫警察来调查他们了。

  “你们涉嫌造谣诽谤,请配合我们回去调查一下。”两个警员说着就示意于正两人下楼。

  “陆尘,你他妈有种!”两人冷冷的看了陆尘一眼,便跟着警员下楼了。

  陆尘眼角勾勒出一抹冷笑,和夏军说了句,也下楼了。

  “尘哥,有时间吗?”陆尘刚准备离开公司,就见徐经向他走了过来。

  “有啊。”陆尘点了点头,他和徐经算是不打不相识吧,一开始徐经看不惯他,就要动手教训他,没想到徐经被他三两个就制服了。

  从那次以后,徐经就发自内心尊重他了,细说起来,整个公司,也就徐经和他算得上是朋友了吧。

  “那我请你吃饭吧,有点事我想问你。”徐经说道。

  “好,走吧。”陆尘点了点头,便和徐经向公司外走去。

  两人刚走出公司,来到一条巷子时,就见前面的路被七八个大汉给堵住了。

  而且堵路的还是熟人。

Chapter: 28

堵路的不是别人,正是古玩店的老板张三元。

  看着张三元好好的带着人堵在自己面前,陆尘没有慌张,而是对水浒三杰有些失望。

  水浒三杰是陆忠培养的人,当时陆尘已经说的那么明显了,张三元要打断他手,他的意思就是要让水浒三杰也打断张三元的手。

  但现在看来,张三元的手好的不能再好啊。

  “看来还得自己培养的人,才好用啊。”陆尘心里感慨道。

  “小子,我也不和你废话,交出夜光杯,我们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否则,就别怪老子心狠手辣了!”张三元盯着陆尘,眼中闪烁着狠辣。

  那可是至少五百万的宋代夜光杯,和五百万比起来,什么大少不大少的,都是扯蛋。

  他身后那七八个大汉更是挥了挥手里的砍刀,一副气势汹汹的架势。

  “尘哥,这些什么人啊,你怎么会得罪了这种狠角色?”徐经小声问道。

  “我得罪的狠角色多了,这些不过是小虾米而已,如果怕的话就退到一边去吧。”陆尘淡淡的笑道。

  “我这个人就是有点死脑筋,一天叫你哥,你在我心里就一辈子都是哥。”徐经郑重的说道。

  他刚退伍回来一年,年龄不大,但只要认定了某个人后,就会把他当生死兄弟。

  “那好,那先别问那么多了,先并肩战斗吧。”陆尘点了点头道。

Read More novels at : www.mynovel.online

  徐经点了点头,双拳握起,当先拉开了战斗的架式。

  别看对面七八人都拿着砍刀,但他却一点都不担心。

  一呢,他自身就是特种兵退伍回来的,什么刀山火海早都见识过了,对方这点架式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二呢,论起打架,陆尘比他还强,更不用担心了。

  “麻痹,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给我上!”张三元见陆尘和徐经的架式,就知道今天不出血,陆尘肯定是不会乖乖把夜光杯交出来的了。

  七八个大汉闻言怒喝着一涌而上,气势汹涌。

  在阳光的照耀下,刀光更是让人胆寒。

  还好这个时段这条巷子没人经过,要不看上去还真挺吓人的。

  陆尘和徐经也动了。

  打起架来,两人都是狠角色,而且对方手里还有刀。

  所以都没有留手……

  砰砰砰!

  一分钟不到,张三元就惊讶的看着自己叫来的七八个大汉全都到在地上哼哼叽叽了。

  而陆尘和徐经两人,却已经迈过七八人,站在了张三元的身前。

  “你,你,你们是人还是鬼!”张三元吓的身子都有些哆嗦了。

  在地下势力混了那么多年,他也砍杀过人,但像陆尘两人这种怪物一般的强者,他还从没有见过。

  “兄弟,前几天他说要打断我的手,然后有人愿意帮我打断他的手的,但看起来我好像被人水了,你可否帮我打断他的手?”陆尘没有理张三元,而是看向徐经。

  “既然尘哥你开了口,我肯定不会推脱了。”徐经只是看了看陆尘,就明白了些什么。

  陆尘要打断对方的手太轻松了,但陆尘却要他帮忙,他读懂了陆尘的意思。

  只是心里有些意外,这有点不像是他了解的尘哥。

  “你要打断我尘哥的手?”徐经上前一步看着张三元。

  “没,没有,兄弟,我从来都没有这个想法,那夜光杯我也不要了。”张三元看向陆尘,紧张的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我尘哥说有就是有。”徐经说着一把扣住张三元的手腕,接着一拧一卸。

  咔嚓!

  手骨断裂的声音清脆的响起,接着就是张三元杀猪般的惨叫声。

  “尘哥,我相信他这条手臂医好后也基本废了。”徐经回头对陆尘说道。

  他相信他的手法。

  “嗯,走吧,今天的饭我请客。”陆尘点了点头,然后拿出手机给杜飞打了过去。

  徐经没再说什么,两人自始自终都没有多看一眼抱着断臂惨呼的张三元。

  “阿飞,来翡翠36吃饭,等下我把包房名发给你。什么都别问了,先来再说吧。”陆尘说着挂了电话。

  杜飞,是陆尘这几年在渝州少有的几个朋友之一,他也知道杜飞的底细。

  要不是突然对水浒三杰有些失望,他今天还不打算叫杜飞出来吃饭的。

  “尘哥,这里吃饭好像挺贵的,还没发工资,兄弟我今天还真请不起你。”来到翡翠36大门外,徐经只是看了一眼就说道。

  他虽然没有来翡翠36吃过饭,但他还是知道翡翠36是渝州高档餐厅,最低好像也要人均一千多的,而且最贵的包间,听说一顿饭能吃出几十万来。

  “今天我请你。”陆尘说道。

  “尘哥,如果你是用不正当的钱来请我,这顿饭我就不吃了。”徐经犹豫了下,还是说道。

  陆尘停下来,好奇的看着徐经,然后笑道:“什么叫不正当,什么叫正当?”

  徐经目光有些闪烁不定,犹犹豫豫的道:“尘哥,我一直把你当大哥,虽然我不该怀疑你,但有些事藏在我心里我也不舒服。”

  陆尘看着徐经,拿出烟来递一支给徐经,然后自己又拿出一支点上。

  徐经没有点烟,而是直视陆尘的目光说道:“这几天我一直听到好多关于你和嫂子的流言蜚语……我不相信你是那样的人,但这几天你每天到公司,基本都在夏总的办公室,我看在眼里心里很不舒服。”

  这就是他今天要请陆尘吃饭的原因。

  所有人都说陆尘把自己老婆送到了夏军的床上,才换来他今天在公司的地位,虽然大家说的有模有样,但他还是不相信。

  但他也想找陆尘问个明白。

  陆尘吸了口烟,然后将烟头灭了,才微微笑道:“你如果相信我,就和我进去吃饭,然后明天我告诉你真相。”

  他说着就当先踏进了翡翠36的大门,徐经把他当作大哥不假,但能不能让他像信任杜飞那样信任他,就看他今天的选择了。

  徐经叹了口气,还是跟着陆尘走进了翡翠36.

  “姐夫,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就在陆尘两人经过一卡座时,一个女子突然冲他问道。

  陆尘回头看去,只见卡座上,林怡佳、王雪还有一个西装革领的青年也正看着他。

Chapter: 29

“吃饭啊,来这里还能做别的事不成?”陆尘有些好笑的看向林怡佳道。

  其他人也有些好笑,心说来翡翠36不吃饭还能干嘛呢。

  徐经看到林怡佳,眼睛一亮,心说尘哥小姨子可真是漂亮。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你欠的那几十万还清了吗?”王雪质疑的看着陆尘,尤其想到陆尘还欠了一大屁股的债,却来这种高档餐厅吃饭,她心里就有些不爽。

  最关键的是,他还是一个人来吃独食,都不带上林怡筠,这就更让她恼怒了。

  “就是姐夫,这里吃饭最低都要几千块,我姐好不容易升到主管,你就是这样持家的吗?”林怡佳也责怪道。

  “我自己有钱。”陆尘有些无语,心说你们母女可真是管得宽,莫说我只是你们林家的女婿,就算是你的亲儿子,也用不着事事都管吧。

  “你有钱,你有钱怎么不把别人的钱还了?你有钱,怎么不去买一套大房子给怡筠住?你有钱,怎么不去给怡筠买辆车?怡筠嫁给你,就从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嫁给你这样的男人,我女儿真是瞎了眼了。”王雪狠狠的教育道。

  陆尘没有说话,不过王雪的话到是让他有些触动。

  是啊,他现继承了家产,已经有钱了,的确不应该还让自己老婆过苦日子了。

  陆尘心里感触着,便向一个服务员走去。

Read More novels at : www.mynovel.online

  “给我开间包房。”陆尘向务员说道。

  服务员还没说话,就听王雪在身后冷声道:“你别理他,他连在大厅都吃不起,还开什么包房?”

  “啊?”服务员疑惑的看着陆尘和王雪,不知道两人什么关系,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他是我女婿,只是一个保安,而且还欠了别人几十万没有还,你要是不怕他吃了付不起钱,你就给他开吧。”王雪对服务员说道。

  “这……先生,你有会员卡吗?要是没有的话,你就只能在大厅吃了,我们这里只有会员才能开包间的。”服务员一听王雪的话就相信了。

  “我没有会员卡。”陆尘摇头说道。

  “你这个姐夫有点土啊,连这里的规则都不懂,还敢来这里吃饭。”林怡佳身边的那个西装革领青年笑道。

  “可不是,不过他就是一个保安,不懂这里的规矩也是正常的。”林怡佳说道。

  “这就难怪了,当保安的有几个工资,他们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来这里吃一顿饭,应该是第一次来吧。”青年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说道。

  这青年叫翟富,却不是富二代,只是一个大公司的高管。

  不过大公司的高管,收入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了,在普通人面前,他的确是有高傲的资本。

  “没有会员卡,那就只能在大厅吃了。”服务员说道。

  “你们经理认识我,让他来,他会给我开包房。”陆尘说道。

  这家餐厅也是君悦集团投资的,虽然不是最大股东,但也占了四成的股份,当时君悦集团开高级管理会时,翡翠36的老板和经理也去参加了,所以他们肯定认识陆尘。

  “抱歉,我们经理没空见你。”服务员毫不客气的说道。

  之前她还不觉得有什么,但现在陆尘竟然还要想见她们经理,就有些无理取闹了,如果她真把经理叫来,不被经理骂死才怪。

  “还不走?还要留下来丢人现眼?”王雪恨不得一把把陆尘拉丢出去,要不是林怡佳先叫破身份,她都不会说陆尘是她女婿,实在太丢脸了。

  “这位兄弟,有些事还是要量力而行的好,人家翡翠36的经理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说见就见的。”翟富帮衬着王雪说道。

  “哦是吗?我只知道丘健他要是知道我来了,肯定会第一时间跑过来见我。”陆尘回头看了眼翟富说道。

  “什么?你是不是来搞笑的?你是什么人,丘经理是什么人,你也不撒泡尿照照?”翟富被陆尘的话逗笑了,一脸的讽刺。

  “姐夫,这样的大话也不怕闪到舌头,我也是服你了。”林怡佳无语的说道。

  “算了怡佳,我看你姐夫怕不是精神有问题,这种人还是离他远一点的好,免得被人嘲笑。”翟富摇头讽刺道。

  “王总监,我们还是继续谈合同的事吧。”翟富又鄙夷的看了陆尘一眼,转身走向卡座。

  “真是丢人现眼。”王雪冷哼一声,也不想管陆尘了。

  看着三人回到他们的卡座去,陆尘终于感觉整个世界都清静了下来。

  “尘哥,要不我们还是换别的地方吃吧。”徐经小声说道,他也不太确定陆尘是否真的有钱。

  “如果我说我还是这里的股东之一,你信吗?”陆尘笑道。

  徐经一怔,有些无语的道:“尘哥,你这个笑话真的不好笑啊。”

  “你要是我们餐厅的股东之一,我还是渝州首富呢。”服务员忍不住吐槽,心里对陆尘越发看不起了。

  陆尘摊了摊手,刚要说什么,就听服务员又说道:“先生,你们要是想就餐,就到大厅去点菜吧,要是不吃,就请你们马上离开,别影响我们的工作。”

  见服务员直接下了逐客令,徐经更加尴尬了。

  尤其周围卡座上的客人们投来的异样目光,让他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

  “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明明在这里吃不起饭,却还死皮赖脸想留下来混吃混喝,这是虚伪到了什么地步啊。”见服务员下逐客令陆尘都还不走,就有客人摇头讽刺起来。

  “大姐,这家伙真是你女婿?这样的人你还敢把女儿嫁给他啊?”王雪旁边一个卡座的人看向王雪嘲笑道。

  王雪一听顿时就火冒三丈,盯着陆尘的目光相当不善。

  真是太脸人了。

  陆尘懒得搭理众人,拿出手机准备给这里的老板电话。

  便在这时,一个中年走了过来,问道:“什么情况?”

  中年人没看到陆尘正脸,看了下徐经便问服务员。

  “丘经理,这家伙没钱吃饭,还赖着不走。”服务员指了指正在翻电话的陆尘说道。

  “叫保安轰出去。”中年人皱了下眉道。

  “你刚刚不是要见人家丘经理吗,人家丘经理来了,你怎么不说话了?”有好事的客人冲陆尘嘲笑道。

  王雪和林怡佳更是羞愧的低下了头,都怕别人把目光移到她们身上来。

  此时两人都有些后悔,刚刚为什么要叫破陆尘与她们的关系呢?

  真的太丢人了啊!

  就在服务员刚要出去叫保安时,陆尘终于抬起了头,看向中年,淡淡的说道:“丘健,你要叫保安把我轰出去?”

Chapter: 30

“这小子真是病的不轻啊,这个时候还要装。”众人听到陆尘的话,无不摇头,就没见过这么作死的人。

  王雪和林怡佳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真的太丢人了。

  王雪更是哗的一下站起来,准备将陆尘亲自轰出去算了,免得一会被连累到她与女儿,丢人现眼。

  林怡佳也跟着王雪一起快步朝陆尘走去,希望在丘健发火前先把陆尘拉出去再说。

  “嗯?”丘健闻言再次看向陆尘,就在他刚要发火时,终于看清了陆尘的脸。

  “陆,陆少!”一看清陆尘的脸,丘健吓的说话都有些哆嗦起来。

  这可是君悦集团真正的掌舵者,也是他们翡翠36的大股东之一,就连他们老板第一大股东见陆尘时都要恭敬的叫声陆少,他只不过这里的一个经理,竟然要叫保安将这样的大人物轰出去,不是找死吗?

  “陆少,实在对不起啊,刚刚真的没有看清楚是你。”丘健急忙苦着脸陪笑道。

  陆少?

  刚刚走到陆尘身边要动手的王雪与林怡佳一下呆住,一脸震惊的看着丘健。

  她们从丘健眼中看到了畏惧与害怕。

  这什么情况?

  这废物什么时候成陆少了?而且还让翡翠36的经理都如此畏惧他?

  其他客人们也傻眼了。

  这家伙不是穷逼吗,怎么一下就变成陆少了?

  “丘,丘经理,他只是一个保安,怎么会是陆少,你是不是认错人了?”王雪震惊的问道。

  “对啊丘经理,我们认识他,他真的只是一个保安。”翟富也上前说道。

Read More novels at : www.mynovel.online

  “你是?”丘健听翟富说认识陆尘,顿时留了个心眼,转向翟富。

  “我叫翟富,是云飞集团的销售部副总监。”翟富得意的说着,还戏谑的看向陆尘。

  陆尘淡淡一笑,对丘健说道:“我不认识他,给我开间包房。”

  丘健一听陆尘的话,顿时就不再鸟翟富,莫说只是云飞集团的一个管理,就算是云飞集团的老总在陆少面前都得低调做人,一个管理算个屁啊。

  “陆少,我带您去帝王包,帝王包是赵总专门为您留的,您没来的时候就只招待过一次市里面的那位大人物。”丘健恭敬的说着就当先向前带路。

  他说的赵总正是这里的第一股东赵传兵,自从上次君悦集团开管理大会宣布陆尘身份后,赵传兵就把三大包间之一的帝王包腾了出来,除了偶尔招待市里大人物时,帝王包不对外开放。

  徐经跟在陆尘身后,表面平静,其实内心早就有些激动了。

  他就知道陆尘不是公司员工们盛传的那种人。

  就算是夏总来了,他相信这里的经理也肯定不会如此这般对他恭敬有加。

  只是,尘哥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徐经又有些迷惑了。

  看着陆尘三人进了电梯,王雪等人才回过神来,但眼中的震惊之色还没有完全裉去。

  这真的还是自己那个废物女婿吗?

  王雪心里越来越迷惑了。

  “姐夫,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林怡佳心里喃喃说道。

  新天泽的刑总送你至尊卡。

  翡翠36的赵总单独为你闲置了一个帝王包。

  你真的只是一个保安?

  翟富脸色非常难看。

  他原本还想在陆尘面前装装逼的,没想到人家反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给他抽了上来。

  关键是这一耳光他还只能憋屈的受着。

  丘健对他恭敬有加。

  翡翠36的赵总专门为他闲置一个帝王包。

  这要什么样的牛逼人物才有的代遇啊。

  他不过一个公司管理而已,被打了脸,还真只有憋屈的受着了。

  而那个服务员更是陆尘三人进了电梯才回过神来。

  回过神来的瞬间,她就脸色煞白的追了上去。

  她知道自己得罪了大人物,必须要去赔礼道歉。

  王雪和林怡佳借故去洗间,却是第一时间打电话问林怡筠。

  “怡筠,妈问你个事,最近陆尘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电话一接通,王雪就问道。

  “很正常啊,怎么了?”林怡筠好奇的问道。

  “妈的意思是,姐夫最近是不是认识了一些大人物?”林怡佳抢过王雪的电话说道。

  “没有吧,他最近好像都在公司的啊。”林怡筠说道。

  “在个屁,他现在就在翡翠36吃饭,而且这里的经理在他面前就像孙子一样,还尊敬的称呼他为陆少。”林怡佳说道。

  “啊?不会吧。”林怡筠惊讶过后笑道。

  “怎么不会了,他刚刚才被这里的经理带去包房了,不信你电话问他吧。”林怡佳说道。

  “哦,好吧,那我打电话问问。”林怡筠说着就挂了电话。

  她翻出陆尘号码,犹豫了会,最终还是没有拨出去。

  便在这时,她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一看到备注,林怡筠马上就接了。

  “林主管,实在抱歉啊,刚刚半路出了点车祸,堵了十多分钟的车,我可能要迟到一会了。”对方歉意的说道。

  “王经理,没事的,我也才刚刚到,到是你路上开车小心点。”林怡筠有些受庞若惊的说道。

  给她打电话的正是君悦集团项目部经理王维。

  她今天原本只是试探着给王维打电话探一下对方的口风,看她们东佳电子有没有机会去谈景龙湖别墅区那个项目,没想到她只是报了姓名和职位后,王维就直接让她约个地方出来谈。www.

  更没想到王维只是迟到一会,就给她打电话道歉,怎么不让她惊讶。

  而且王维这态度,更是让她有些激动了,这是间接告诉她她们东佳电子有很大的机会拿下景龙湖那一单啊。

  等了十多分钟后,王维终于到了。

  整个谈判过程顺利的让林怡筠都不敢相信。

  王维甚至连价格都没有过问,直接与她签了合同。

  两千七百万的大单啊,林怡筠拿着签好的合同,直到走出酒店,她都还觉得有些不真实。

  但是这合约是她初步拟定的,王维就只是在上面签了字盖了君悦集团的合同章,这根本就作不了假的啊。

  而且王维还承若今天下班之前一定会先把五百万的订金打到东佳电子的账户上。

  “先回去告诉夏总再说吧,如果他们今天真的转订金过来,那肯定就是真的了。”林怡筠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签下了景龙湖别墅区这个项目。

  王维看着林怡筠一脸将信将疑的离开,心里唯有苦笑。

  “陆少啊陆少,你这又是玩的哪一出戏啊,你明明很爱自己老婆,为什么就不把你自己的身份告诉她呢?”

  王维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唯有表示看不懂自家少爷的套路了。

Comments